此糸录

🏀永不毕业
冷cp体质艰难存活中
大体上杂食
今天吃到粮了吗 没有

【杂谈】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

句句在理,字字珠玑。

林朵:


入同人圈后加过若干QQ群,今天正巧打开列表,发现大部分QQ群都已无人发言,有几个甚至因为成员间的冲突自行解散了。

不禁有些感慨,当初的群是多么热闹,群里的朋友是多么要好……

等等,用朋友这个词好像不太恰当。

毕竟,当初大家相聚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萌上了同一对CP而已。

这样的关系可以称作同好。

但同好和朋友这两个词,没法完全画等号。

请别误会,我无意贬低因萌同一对CP而生的情谊,事实上,许多伟大的情谊都是源于共同的爱好而生。但换个角度想想,在这个世界里,与你某一爱好相同的人恐怕以千万计,而你与对方也只是正好在网络上的某个角落相遇,这和因为正好住在同一个社区、分到同一个班级读书,进入同一个公司工作而认识的情况会有很大的区别吗?

坦率的说,我觉得差别不大。

仅仅是彼此的生活交集了那么一点点,离成为真正的朋友还差的老远。

而朋友是个很重的词,不是随便什么样的熟人关系都可以拿来充数的。

无论是因为萌的CP攻受不一就会反目成仇,或是因为爬了不同的墙头便分道扬镳,还是用情感绑架让彼此的观点、爱好以及视界都越来越狭隘单一的关系,我不知道它算什么,但肯定不算真正的友情。

真正的朋友之间必然是可以包容互补,并肩前行的。

即使萌着相反的CP也可以互相欣赏;即使爬了墙头也还是彼此惦记;懂得体谅和尊重对方的心情,不强求对方与自己保持一致的步伐,兴致来了也愿意去探索对方所喜爱的那片小天地,从此让自己的世界也变得更为广阔,体会到不一样的美好。这才是朋友会做的事情,这才配得上朋友之名。

而以上这些单靠萌同一对CP带来的吸引力根本做不到。


 
因为萌上同一对CP的人,彼此生命的交集很可能真的只有这一点点而已。所有交流的基础,热络的源泉,有且仅有这对CP,即使一时间关系突飞猛进,如胶似漆,等圈子凋零,众人对CP的热情彻底散去,以往交往的基础便轰然崩塌,彼此只不过是曾经熟悉过的陌生人而已。

不,把真相揭露的时间点定在圈子冷却之后尚且不够准确,分异早在圈子刚开始大热时便会开始。

平和归于平和,偏执归于偏执,以三观做砝码的天平从不出错。

因为那才是一个人灵魂的代言,那才是一段友情开始的前提。

有时看见一个好姑娘为了与同好的CP之争黯然神伤,好想劝一句,别为此伤心,你以为自己失去的友情只是自己以为而已。真正的朋友无论在同人圈还是三次元都如沙里淘金一般珍贵,哪有那么容易便被你拾取又丢弃?

真相或许很残酷,但同人圈里许多的悲欢离合,其实只是太多人将对CP的喜爱移情到同好身上的错觉而已。

不是萌同一对CP便一定能做朋友。(不然我们只需要靠一部神剧便能实现世界和平)

人与人相遇交汇的方式千千万万,萌同一对CP只不过是其中一种,它能且只能见证一段关系的开端,真正维系后续发展的,还是得靠三观。

可任何人都可以热爱无数部剧目小说,但三观有且只有一套,用同人圈的术语来说,每个人的三观都是一个近乎孤立的一人圈,想要要在茫茫人海寻找到三观相近之人,大概比找到萌同一对CP之人是要难上那么百八十倍。


但也不必就此泄气。

真爱只是稀少,并不是不存在。

倘若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他/她写的故事,开的脑洞,侃的段子,即使与你最初的偏好不完全一致,但你依然愿意接纳,甚至喜欢与之探讨,那说明你和对方的重合点真的很多,而且这些重合点更多的是源自对事物看法的一致性,即使不依靠萌同一对cp做媒介,你们依然有机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人,无论你的身份是写手还是读者,都该珍惜彼此的交往机会。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我们每天遇到的人虽多,但能最终成为知己的却极为难得。



当然,以上方法需要许多的时间和耐心去验证。

但一段真诚的情谊当得起如此等待。

而且这样的等待也并非全无意义,至少能帮你挡去一些无谓而短暂的相交,拯救你于频繁往复的失落心碎。终有一天,你也会因此明白,朋友该是一个宁缺毋滥的位置,而同好的结识只是一个契机,一个开始,不必贸然将对友情的深刻追求寄托其上。

毕竟,墙头易倒,三观难塑啊。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3)《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4)《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5)《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6)《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7)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8)《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宗教松(暫用)

救命这个太棒了我窒息😭恶魔和堕天使设定 理想的马鹿♡

Oonichi:

20160219


宗教松


馬鹿松


非親兄弟關係


架空世界線


 清水腐向


是段子


內文與現實無任何關連








馬鹿松只是開始


以後會有不同組合松和CP松出沒,照本人的癖好來說大概會變成大亂X(?)








1.
「吶おそ,祈禱是什麼?」
「人類自以為在和偽善者溝通的方法。說來,誰准你那樣叫我了?」
「因為,『おそ』比較好記嘛。」
「好歹也是我把你撿回來的,後面加個”哥哥”吧。(歪理)」
「欸,是這樣嗎?おそ…おそ松哥哥?」
「這(全名)不是有牢牢記著嗎,十四松。」


2.
「十四松,你的羽毛又掉滿地了。故意灑羽毛嗎你?」
「因為在成長期嘛!!……大概!」
飄浮在空中おそ松,降下來到地面撿起一根黑色羽毛。
「啊!おそ松哥哥,不要亂撿掉在地上的羽毛喔!」
「欸?為什麼?」
十四松的大羽翼啪搭拍搭地藉由自己製造出的氣流滑翔到おそ身邊。
清脆的啪嘰聲響了幾下。
「想要的話只要跟我說我就會拿熱騰騰的給你哦!想要多少都可以!」
不等おそ反應過來,十四松抓緊おそ松的上手臂飛向別處。
おそ松把玩手上從中空的羽管流出血液的碩大羽毛,緩緩舔拭沿著手指上的血跡將舌頭伸近管子中吸吮道──
「好像,感覺到了你的體溫呢。」
「體溫?那是什麼?」
「嗯~~~~」依然啾啾嘟起嘴吸著還殘留著溫度的骨桿。「甜膩到讓魔上癮的小玩意兒罷了。」


3.
記憶被神沒收了。有個聲音是這麼對我說的。
腦袋裡空白的部分在拒絕任何事物入侵似的,在那裏完全挖不到任何回憶。
不知道自己的過去,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生,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擁有尚未被下令的使命在。
某種概念在十四松的心靈深處根深蒂固,為什麼會有”它”的存在,十四松一直想不透。
「おそ松哥哥不是天使真是太好了。」
「就說不要老是盯著星星看,你會變更傻的。」嘴上這麼說,おそ松還是飄到鐵塔的欄杆邊,細長的惡魔尾巴左右晃了晃,用尾端的突刺撇撇戳向十四松的太陽穴:
「所以,那個蠢想法是怎麼來的?」
「為什麼おそ松哥哥會撿我?」
「嗯?讓我想想,那個時候我在海邊用餐,偶然看到你從天上掉到海裡,覺得很好笑就飛過去瞧一瞧。」
「おそ松哥哥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耶。」
「十四你還不是一樣。」
不過,就算十四松不說,おそ松也隱約知道一些。
身為墮天使十四松的使命,
還有從惡魔內線得知新生的墮天使的下放處,為了比其他人更早一步得到十四松,就在附近徘迴順便獵食人類。
おそ松若有所思地瞥眼看著十四松的側臉,『整件事的詳情倒是沒必要告訴十四松』的想法將之拋至腦後。
「哥哥我啊,可是很怕寂寞的喔?」
「咦!!真的嗎?!」
「惡魔等級的哦!」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所以才撿了你啊。想要十四松可以陪在我身邊。」更正確說法是,可以跟別的惡魔炫耀自己養著一隻可愛的墮天使。
「可以哦!」
「嘿嘿,就知道十四松你願意。」
「可是……」
「怎麼了?」
「如果我的雙手滿滿的都是其他天使的紅色,我還能待在おそ松哥哥身邊嗎?」
爾後,おそ松恍然大笑,眼前的十四松實在太可愛了,讓他忍不了將十四松埋近自己懷裡緊緊抱住,連同雙腳緊緊扣住十四松的蠻腰。
「十四松啊,聽我說,仔細聽好囉?」在耳畔低語道:「就算你血淋淋的站在天國門外窺探另一側不可告人的秘密、無法理解老傢伙(上帝)的所作所為,失去立足之地感到徬徨不安的時候,你只要想著我就行了。」
烙下的不只是單純的告白,更是狡猾的惡魔呢喃。
「おそ松哥哥的意思是,無條件接納我嗎?」但是對墮天使來說誘惑的效果似乎沒起什麼作用。
不過,對方是十四松,所以這樣不受控制的關係,也不算太壞。おそ松心裡想著。
俯視昂首而下巴貼在自己胸口上的十四松,撫摸那頭和自己髮型相近的柔髮。
「十四的心和身體,就放心交給我吧。」
「おそ松哥哥的心和身體,也由我來守護!」
下一刻,おそ松撥開十四松的瀏海,在眉間留下長達十秒鐘的一吻。
「おそ松哥哥,剛剛那個是什麼?」
「我們時間多的是,以後再告訴你。」
「嗯!」




4.
(類似預告的東西XD在3沒能用上的句子)

ˇ雖說惡魔滿口謊言,但是說不是因為怕寂寞才撿了十四松,那是騙人的。
ˇ要我感謝神,我寧可吃十四松的屎。






待續   謝謝觀賞_(:з」∠)_

[数字] 加减心 (清水多内心描写私设有刀

供起来♡

中二镜☆清正廉直画伯镜:

前言警报:


依旧官方世界观,只是私自加了情节和心理活动


心理描写多所以不能排除过度解读嫌疑


清水也就不分攻受了……


——以下正文




=====


 


         夏天的蝉鸣中传来少年的声音——


       “呐!十四松!这边!”


         每次玩起捉迷藏的时候,他总会这样抓住他的手跑进树林里,或者躲在滑梯的角落偷笑,看着别的兄弟到处好找。


       “一松还是这么擅长躲起来啊。”


       “嗯哼哼~”和他长相相同的孩子耸肩笑了,“那我躲起来的时候,十四松能找到我吗?”


      “肯定能哟。”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了长男的大叫:“啊啊!一松十四松!找到你们了!”


      “糟了!”


        一松起身想要抢着去踢罐子,却听到十四松一句似有似无的低喃——


      “如果我躲起来,一松哥哥会找我吗?”


        他并没有考虑过那句话的含义。


 


 


       “啊。”


        十四松突然睁开眼,意识到自己躺在房间里。


        一直藏在袖子里的手仿佛为了留住什么一般举起来伸向天空,摇晃着让白天的光线从布料中透过些许。


        下意识张开嘴笑了,他眨眨干涩的眼睛。


     “十四松……”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边:“做噩梦了。”


      “不~”他摇摇头笑了:“High tension!一松哥哥!”


      “……是吗。”


        一松蹲下看着他,顺了顺他的头发,微微露出些笑容,却猛然顿住,红着脸起身走了。


       他侧躺过来,看着倾斜着的视野中的背影,不知不觉又伸出了手,无力地贴着地面指向背影消失的地方。


 


        啊,总觉得。


        ——他笑着坐起身,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


        好寂寞。


 


 


      “一松哥哥,我是什么呢?”


        不是嘴巴,不是呆毛,不是外表。


        不是开朗,不是正直,不是性格。


        无论怎么把这些东西相加,都无法得出我。


 


        顺从着别人的期待。


        故意不顺从别人的期待。


        最后构成的自己却越来越不能符合自己的“角色”。


 


       “如果自己在扮演自己,也就是说十四松不是纯粹的十四松?”


        他是混凝土十四松。


        混杂着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样子,最终形成了一个无法解读的自己。


        他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太阳——


        这个,是一松哥哥。


        石头一松哥哥。


        不仅仅是“ichi”而是“ishi”。


        一直坚定地一个人走着,哪怕被笑作无政府主义,冷漠黑暗不动声色,还是不希望为了别人改变心中属于自己的地方。


        为了保护柔软的内部,在身边筑造了一堵堵石头高墙,内部也因此停止了改变。还是最开始的样子,单纯的“一”。


       等到遇见了能让他卸下护甲的那个人,他还会坦诚的笑出来。


 


 


      “十四松……很晚了哦,不睡吗?”“不,我要等圣诞老人!”“啊,这样啊……”“一松哥哥也来等吧!”“诶……我很困啊,只陪你等一会儿吧。”似乎是心情很好,一松并没有拒绝这个毫不靠谱的提案,走到十四松身边坐下,猫着背缩成一团抵御阳台的寒风。


      “一松哥哥冷么?要不要找件衣服……”“不,我就这样就可以……太暖和睡着了反而麻烦。”“嘿嘿~”十四松张大手臂把一松圈在身边,“好些么?”“哦……嗯……”一松愣了愣,点点头,很安心地笑了。


 


        ——看吧,你总是能露出这么自然的表情。


 


       “啊!不对,不对十四松,那个……我坐在你身边就好……过会儿我还要回屋……一旦你抱着我打盹,吵醒你就不好了。”一松突然回过神,胡乱说着些理由拉开了距离。


 


         冬夜未雪,星辰满天。


 


       “如果真的有圣诞老人,十四松想要什么礼物?”


         他张大嘴愣了一下:“啊——野球!”


 


          ——其实什么都无所谓的。


         但是只有好孩子才有礼物不是么?


         十四松想做好孩子啊。


 


       “嗯……果然。”一松呆呆望着星空点了点头。


      “一松哥哥想要什么?”


      “不会给我的。”


        十四松转过头,看到了一松有些寂寞的侧脸——


      “因为我不是像十四松一样的好孩子,所以我不会有圣诞礼物的。”


      “哈——。”十四松张着嘴歪头,似乎是在理解句子的意思。


     “嘛,没什么,别在意。”


 


 


        一松低头直直盯着地面。


        他喜欢这样盯着地面。


        仰望星空的时候要把脖子和背脊都挺直,总是会让他觉得又别扭又累,看到的星空也像一瞬就能消失的幻觉一样触不可及,只有低头的时候,地面会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不用对上谁的眼神,不用在乎谁对自己的评价。


        越是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感情,就越是事与愿违——


        想要被在乎,却害怕被抛弃,想要被宠爱,却害怕突然而至的伤害,越是想被了解,越害怕被了解。到了最后,只能在角落淡淡地伤害着自己。


       祈祷着自己伤害自己起码没有别人伤害自己那么痛。


        他羡慕十四松。


        从以前开始,他就喜欢那个蛮横地吐露真心,不加修饰地表达感情,不求回报般对人温柔的十四松。


       十四松就像一台特立独行的装甲车,横冲直撞,不知停止,一味地给予别人各种东西,似乎从来不考虑后果和回报。


         在一松眼里,一直计较着别人关心的自己反而狭小得多。


         狭小到无法背负他人的“一”,一边成长一边丢弃东西——放弃朋友,放弃工作,放弃努力,放弃未来,放弃经营自己,最后只留下了一个能够缩起身子逗着猫发呆的小角落。


 


        不断做着减法,不断和已经拥有的东西告别。


        不知不觉,已经在空白的世界中孤身一人。


 


        但是在那个空白的世界,总会听到一个声音——


       “啊!一松哥哥!”


 


         无论他躲到哪里,十四松一定会找到他。


         无论伤心时多么想不被别人发现,也无论想要逃避时如何迷茫地跟随直觉在街上乱晃,不想回家,十四松都会找到他。


       “一松哥哥,回家吧。”


         有时候衣服蹭的破破烂烂,有时候头发乱篷篷的,有时候还在呼哧呼哧喘粗气,十四松总会出现在他眼前。


 


 


         大概是因为星空太过清晰,十四松突然想起了很多事。


         又或者是因为身边的人低下头安静得让自己的心头倏地揪紧,他才那么想弄懂心里这份有些渐渐发芽的失落感。


       “一松哥哥……”


        他在星空下收起笑容,轻声说道——


      “一松哥哥能找到我么?”


 


      “?”


        一松一时间没能明白十四松的意思,抬起头看向对方,却迎上一副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那是只属于大人的复杂的眼泪。


      “如果有一天我没办法好好微笑,我没办法横冲直撞,马马虎虎,我……我失去了这张脸,丢掉了这颗心,有一天我一无所有……”


        眼泪一直落下来,一只手颤抖着,穿过泪水抓住了一松的袖子——


       “一松哥哥还会找到我么?”


       “十四松……你在说什么……”


       “帮帮我……一松哥哥……十四松……”


         他崩溃般说出颤抖的词汇。


       “十四松到底去哪儿了?”


 


       “我喜欢十四松哦”——那是孩童记忆中留下的唯一一句话。


        意识到成长的改变,他匆忙地想要变回那个被爱着的自己,却迷失在了概念的迷宫中。


       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挽回了。


       就连那份感情也已经找不回来了。


 


        哪里都找不到。


        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大人的时候,笨拙地想要模仿原来那个单纯的自己,最后却不伦不类地依照零散的印象拼凑出了一个自己都无法认知的人。


        如果是那个丝毫没有改变的你,是不是就能找到我了?


 


        还是说,你早已无法爱上这样的我了。


 


 


        一松没来得及回答,面前的人突然把泪水化成了大大的笑脸——


      “圣诞老人还没来吗?还没来吗?100!99!98!97!……”


         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十四松看向天空期待地张望着,声音中连一丝哭腔都听不见。


      “十四松……”


        他试探着握住那只抓住自己的手——


      “你……喜欢我么?”


 


          ——我早都已经没办法知道那种事了,一松哥哥。


         我应该作为谁喜欢你呢?


         还是那个你曾经喜欢着的十四松么?


 


          十四松想:自己大概会失败地发火,大吵大闹,或者干脆哭出来告诉一松,也许自己早就在踢罐子游戏的路上走丢了。


         再见了,扮演者十四松的人生也许今天就要结束了——


         他深吸一口气:


 


       “喜欢!”


         轻快的声音在夜空里回响着:“我喜欢一松哥哥!百倍喜欢全垒打!最喜欢一松哥哥了!”


          像十姊妹鸟一样轻快,婉转,亲近着别人。


          jyushi matsu。


       “哦……哦……”一松有些呆然地点点头。


         十四松扑在一松身上,有些撒娇地笑着蹭蹭他:


      “一松哥哥喜欢我吗?”


      “喜欢。”


      “最棒了!!!”


         一松有些无奈地皱着眉,感受着熟悉的手臂圈着自己的肩膀伴随高呼扯来扯去——


      “wasai!wasai!  wasai!wasai!!喜欢喜欢!  喜欢喜欢!!”


 


 


         他笑着望向星空,狠狠地把自己的心揉成了碎片。


 




===END===



什么才叫冷cp,就是你订阅了一堆标签,然后查看更新的时候,那些冷cp永远没有更新……

还有更心塞的就是,你搜某对cp的tag,结果是:1参与……那个1是你自己……

然后更可悲的是自己还是个废物不会产粮……活该安静而孤独地被饿死……